充分利用互联网+ 防范与阻断邪教渗透

重庆科协 2020-01-15 作者:北碚区科协 向敬兰


摘要:互联网技术在带给人们生活便利的同时,也成为了境内外邪教组织渗透我国居民的一个重要工具,然而任何一个事物都具有双面性,针对邪教组织利用互联网渗透我国的这一事实,我们同样可以利用“互联网+”来防范与阻断邪教渗透。本文将从互联网+邪教的角度下探讨邪教传播的发展特点和传播方式,并探索应对新型邪教传播特点的“互联网+”模式。

关键词:互联网,反邪教,传播


据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指出,截止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9.6%,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网民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比例高达98.6%。即时通信、搜索引擎、网络购物、网络视频、在线教育、网络直播、网游等各种应用涉及到人们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提供了便捷的生活设施和服务,丰富了人们的休闲时光,满足人们的工作需求,2018年,我国网民的人均周上网时长为27.6小时。

在互联网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其中值得人们关注和警惕的就是邪教。人们第一次将邪教与网络联系在一起,并引发全世界关注的事件就是美国邪教“天堂之门”成员集体自杀惨剧。1997年,“天堂之门”在其网页上发了“红色警报”告示后,39名信徒追随教主阿普尔怀特而集体自杀。世界范围内,邪教组织数以千计,在我国,影响恶劣、受众广泛的已被国家相关部门认定为邪教组织的多达14个,不仅骗财骗色,致残害命,更有易煽动、具暴力、反动性等特点,他们利用网络传播媒介兼容性强、加载便捷、承载量大、传播迅速以及使用群体广泛、使用频率高等特点,通过各种社交平台、通讯方式发展邪教成员,传播邪教内容,危害人们的正常生产生活,甚至危及社会和谐稳定,国家政治安全。

毋庸置疑,我国现在是网络大国,“互联网+”这一概念已得到各行各业甚至国家的共识,在信息时代中,很多传统的行业都将会与互联网紧密结合和碰撞,产生新的产业模式和经济形态,人们的生活模式也将会在“互联网+”的影响下发生很大变革,那么邪教在互联网+的模式下,它的发展又会发生怎样的转变,又会有哪些特点呢?

一、在互联网+的模式下,邪教的发展特点

1、传播方式呈现多元化

以往的传播方式是自上而下的单向式传播,但借助于互联网+的模式,邪教传播呈现出了双向式传播和混杂式传播。教徒不再简单的是接收方,会通过一些即时通讯平台,与组织人员进行信息沟通、讨论和反馈,而组织人员会根据收集到的反馈信息强化与调整传播内容和策略,即所谓的双向式传播。而混杂式传播是指,教众之间的互相讨论和分享,在传播平台上,每一位教众都是信息的发布者,然而受众方却是随机的,发布者将自己的信念分享出来,引得一些其他信徒的关注和讨论,使得传播变得混杂起来,而获得关注的发布者传播行为会因此而得到强化导致在传播过程中成为活跃分子。

另外传播方式的多元化还体现在,传播媒介的使用上,以往的传播主要以发传单、面授课程、举办宗教仪式等方式进行,而现在邪教组织利用即时通讯工具、网络直播平台、微博贴吧等多种社交平台进行渗透,但凡网络上出现一种新型的社交平台,他们就可能会利用,而这会给监管带来阻碍。

2、传播内容的开放化

邪教组织的传播内容如同变异虫一般也在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变化,古代,因为人们普遍缺乏科学常识,容易被神鬼之类的迷信思想所左右,所以之前的邪教教主会将自己“神化”,把自己定义为真神转世之类的,而如今,人们的科学素养不断提高,大家都崇尚科学,崇尚真理,邪教组织就利用一些大家熟知的概念去伪装自己,例如“FLG”利用“气功热”将自己伪装成强体健身的气功派,利用大家厌恶批判丑陋社会现象的心理,将自己的教义宗旨定位为追求“真善美”,以蛊惑教众相信他们所追随的是一个美好的合规合法的组织。

将传播内容与当代的热门概念结合,使得普通民众难以辨别真伪,更使得监管机构难以侦测和界定,然而不管邪教组织的内容如何开放,其逻辑都是经不起推敲,其核心都是蛊惑信众以满足教主私欲的。

3、传播效果的扩大化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捏造、炮制虚假音视频变得容易,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通过网络平台自学而得,而社交平台的广泛应用,又使得一个端点发布的信息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广泛传播和关注,然而网络世界中,各个端点上的受众的辨识能力、科学素养参差不齐,一些博取眼球、看起来具有科学性的信息就会得到普通网民的广泛传播,无形中成了那些怀有企图心的教众的帮凶。

4、传播主体的隐蔽性

首先,因为国内已将邪教组织取缔并一直在严格防范,所以诸如“FLG”“QNJ”等邪教组织在国内的存在和传播都是很隐蔽的,其次,在国家多年的反邪教崇尚科学的宣传指导下,越来越多的民众认清了邪教的危害性,所以邪教组织在教义传播时不得不披上“真善美”“科学”“真理”“时髦”等等伪善的外衣,用难辨真伪的言辞一步一步引诱群众相信它、加入它。

而在互联网+的模式下,人们的社交不再需要面对面,所以境内的境外的一些别有企图的邪教人员就借助各种技术手段伪装身份进行虚假宣传,例如,有的人员利用虚假IP大肆发布邪教内容,而有的邪教组织自创暗号、“黑语”,虚拟的平台、虚拟的用户身份包括伪装的内容都使得邪教成员的真实身份和位置难以捕获,罪证难以确立。

5、传播对象的随机性

各大社交平台上的活跃用户数都是数以亿计的,每个人都既是信息的发布者也是信息的接收者,受众群体从普通百姓到偏远山区的山民或到高校中的大学生,传播对象广泛而不确定。

二、在互联网+的模式下,邪教如何渗透至我们的生活?

1、发送邮件。邪教组织通过不正当途径收集大量网民的邮件信息,向用户发送宣传邪教教义、对抗国家的反动信息,通过这种遍撒网捞大鱼的心态,以期获得一些猎奇心理强、抵制诱惑力低或无知无畏的网民的关注和加入,所以看到一些奇怪地址的陌生邮件拒绝查看是最好的抵制办法。

2、利用QQ、微信等即时通信软件。QQ、微信现在是应用最为广泛的社交软件,据2019年腾讯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活跃用户数已超过11亿,而QQ活跃用户数量已超过8亿人。邪教组织利用QQ、微信的即时通信特点,发展和管理邪教人员,宣讲和传播邪教教义,同时,各邪教成员通过朋友圈等方式发布各种教义、发展身边人员。

3、利用音、视频等网络直播平台。通过断章取义、歪曲修改相关部门、媒体的音频、视频等宣传资料,给不明真相的人制造合法合规的假象,或者通过制造耸动人心的社会个案,以蛊惑煽动教众。

4、在境外建立邪教组织的传媒机构。国内目前针对邪教组织的实行严厉的打压和管理,很多邪教组织转移至国外,通过在国外美化包装自己,或者是借助国外反华势力的资助,在国外建立起一套对抗祖国、宣扬教义的传媒机构。

三、如何利用“互联网+”来防范和阻断邪教的传播?

(一)利用“互联网+”,建立宣传防线,做好信息对抗

1、利用“互联网+平台”,打造权威信息平台

邪教信息的传播就像谣言一样,民众因为获取的信息不全面,出于好奇、焦虑等心理因素就会盲目相信邪教成员的似是而非的话,而官方平台能够尽快捕捉到舆情,发布权威的详实的信息,就会消除民众疑虑,避免更多的人被带偏方向。

邪教组织可能会采用的微博、微信、短视频等平台,政府部门也应充分利用,因为不同层次不同喜好的受众主要使用的网络社交平台不一样,为使自己的受众群体增加,影响力扩大,政府部门的官方平台不应局限于某一个或某几个,而应该综合的利用起来。

2、利用“互联网+科普”,发布科普信息,积极对抗邪教内容

邪教的本质是反科学的,它企图通过精神控制、洗脑等方式来愚昧大众,那么就必须通过普及科学知识,武装大众的思想,来增加大众的防御能力。通过互联网的平台,广泛开展心理、宗教、科技、法律、健康等各类科普益民活动,推送科普信息,而时下网民喜欢短小精炼、时尚幽默的形式丰富多样的信息,所以在宣传对抗邪教内容上,可以采用漫画、小视频、情景剧等多种方式,既会让网民觉得亲切,趣味性强,也容易引起共鸣。

3、利用“互联网+自媒体”,与网民共建防御墙

活跃在微信公众号、朋友圈、微博、直播平台等各平台上的自媒体都有着稳定而庞大的受众,官方平台凭一己之力对抗各类邪教组织毕竟单薄,而通过与这些自媒体的合作、引导、互动,发动广大群众的力量,深入到群众中去,是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利用“互联网+”,打造网络安全,阻断邪教传播

1、利用“互联网+安全”,阻断邪教传播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教组织想方设法钻互联网的薄弱环节,我们就需要不断提高网络安全水平,针对境内外发送的邪教内容,通过终止域名解析、关键词过滤等技术即可阻断,而对那些复杂的加密的信息,就需要我们自己通过不断提高技术水平来进行破译。

网络安全是阻断邪教传播的有效保障,所以加大网络技术培训,建设技术过硬的网警队伍,加强网络巡查,即可针对可疑内容、可疑人员及早排查和干预,阻断邪教的传播。

2、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提取可疑信息

我国正在逐步进入5G时代,大数据的应用价值会逐步被呈现,从基层统计的实体数据到网络媒介中获得的网络数据可以相互交叉对比,各个行业、机构、政府部门的统计数据实现共享与利用后,隐匿于各个端点下的邪教人员和邪教信息将会被提取出来。尽管目前各部门的数据出于各种原因并不能实现跨部门、跨领域的共享,但是相信未来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些壁垒可能会被打破,互联网+大数据的融合,会让邪教分子无空可钻。

科普活动
more>>
渝豫两地开展青少年科技教育工作交流座谈会
渝豫两地开展青少年科技教育工作交流座谈会
1月9日下午,河南省驻马店市科协党组书记薛豫霞、副主席李玉林、青少年科技中心副主任何丹丹一行到访重庆市科协。双方就青少年科技教育工作开展交流座谈。重庆市科协党组... 全文>>